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长风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水在流 梦在飞  

2006-08-17 20:13:23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水在流,梦在飞,这就是我,徘徊许多载,流浪多少秋,依然没有找到我自己。我曾不止一次的在寻找。在流水中,在梦境中………
  
  “青蛙青蛙气鼓,气到八月十五………”,是谁拿着草棍敲打着绿丛中的青蛙,是我吗?不记得了。时光被流水拖着走向了远方,那是我不知道的地方。就在这诺大的水泡子旁边是我的家,童年的我,光着脚丫在这长大,手上的泥土,脸上的泥痕,早被世俗的文明冲刷殆尽。微风过后,水草轻伏,流水淙淙,伴着我童年的欢声笑语,每到夜晚,蛙声便连成了一片,打破黑暗的沉寂,拍打我梦境中的澎湃。
  
  走了很多的路,却发现脚下本没有路,没有谁能记得脚下的路,更多的时候我们是看着前面的路,或者回望后面的路。其实,我们一直在路的周围晃动,根本就没找到自己的路。岁月悠悠,流水悠悠,那静静流淌的河水记不得自己从那里就开始了自己的旅程,多少次的风吹,多少次的雨打,多少次的酷暑,多少次的严冬,仿佛他一直在做同一个梦,一个几千年的,几万年的梦,这个梦没有醒过,他只是流………
  
  在村的东头,有一户人家,小男孩是我的朋友,男孩的叔叔是从吉林来的,就住在他的家,那是土做的家,经不起风雨的洗礼。男孩的叔叔便在房子东边拖坯,很多的坯整整齐齐的摆在院子中,只有他一人在劳作,他挖了很大,很深的坑。那些日子天总在下雨,雨把不知是那次雨中人留下的脚印,牛留下的蹄印又一次的灌满了,男孩家房东的大坑也被填平了。记不清是那一天,男孩的妹妹,四五岁吧,沿着房东边的墙去后园子找妈妈。没有人听到她的呼喊声,或许她根本就没来得及呼喊,便滑到了沟里。发现她的时候,身体已浮在了水面。当时,我正在家里,很多人向东跑,我也随着人流涌了过去。牛车仰着,女孩的身体被倒控着,一股水正从她的口里流出,她的爸爸呼叫着她的乳名。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人的死去,我似乎明白了死亡的意义是什么。女孩再也不会在草丛中捉迷藏,不会在小朋友推倒后用手抹着眼睛哭泣。从此那分微笑成了我们的珍藏,时间凝固在那一时刻,好象历史因为少了一段关于她的叙述,而显得残缺不全。多年以后,我再次的去审视死亡,那是一个清晨,是我从死亡谷回来的清晨,姐姐站在我的旁边,满脸的泪水,我知道我已经死去过。很久了,但我对死却陌生了,一点也不觉得恐怖,抬起头望望天,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微不足道。男孩对我说“那天,老王家的小雨还打我老妹了那”,人活着的时候,周围的人并没感到他的重要。当他离去的时候,人们也很难找到该记住的东西,只是一瞬间闯入脑海的一些往事,但那恰恰是平常不能再平常的事了。
  
  一天,男孩的父亲,叔叔在我家喝酒,那是饮着沉痛的酒,男孩的叔叔跑出我的家门,手扶着走廊里的窗户,泪流满面的对着天喊“老天爷,你不是八只眼吗?我做的孽,为什么不叫我死那”。许多年,这一幕一直刻在我的脑海,在天的眼里,一切都是正常的,无论生与死,还是苦与乐。天是蓝的,云是白的,蓝天踏着白云缓缓的走开,只留下那个凄凉的呼喊回响在茫茫天际。多少个梦里,我回到那个水沟,想到被水冲刷过的脸庞,朦胧中那个女孩好象就是从前的我,死掉的我。这些年,我从村里逃到乡里,从乡里跑到县里,从县里奔到城里。总以为自己不再有乡土的气息,总以为城市的文明占据我的心灵深处,但我错了,匮乏的知识点缀着空虚的我,满是人的城市盛着寂寞的我,仿佛自己早以死去,伴着那匆匆的流水,直向远方。每一天的奔波,每一次的无奈,我总想回到昔日的小河旁,晚风轻拂,树影婆娑,水波微漾,月上柳梢,一个人坐在岸边,看水流月走,任思绪飞扬。让河水带走我的过去,不要让往事在我的脑海中重复的出现。我要忘记我自己。多少次我梦到自己艰难的渡过一条河,总以为真的到达了彼岸,拭干额头的汗水,慕然回首却发现我还在此岸步履蹒跚,我焦急的等待对岸的我,直到残阳西下。
  
  落榜的她,就坐在我身旁,那是八月的一个傍晚,一抹夕阳的余辉丢在她的脸上,一屡风吹动她的秀发。太阳沉到河底,月亮浮出水面。她在哭泣,我拾起一块土,用力抛出去,溅起的水花连同她的泪,在月光下晶莹的闪烁,不知是谁在哭泣,是水还是伤心的她,过了许多年后,我们才发现哭泣也许不是因为伤感,哭泣只是另一种话语,那是语言表达不出来的话语。我能为她做什么那,“再补习一年吧,我相信你,我尽力帮助你”,是的,我相信她会成功,正如我相信这永不停流的河水,几年后,流水带走她的妩媚,留给我的只是河边的梦。我确信水是有情的,我注视他的时候,他也在注视着我,那是模糊但又熟悉的面孔,身体在摇晃着,经不起尘世的风,挨不住世俗的雨,水中的我是真实的我,河水带走我多少的忧愁与伤感,人不能追这伤感活着,但伤感时刻在追寻着我们。
  
  每个人都离不开水,很小的时候,不管自己脚下的新鞋,身上的新衣,见到地上的水,便跑过去一顿的蹦跳,泥水四溅,乐此不疲;稍大后,不管天空阴云密布,凉气袭人,和小伙伴偷着到河里游泳,被放牛的叔叔看到,东躲西藏,终究难逃皮鞭的教训,于是,带着河里的泥,穿反了的裤子,向家跑去,到家又挨一次打;再大一些,我们开始到舒适的游泳馆,穿着泳衣。在水里泛波,当爬到岸上时,却发现水已带走了自己的青春,自己的一切,只剩下风烛的残年。
  
   水造就了人的一生,水征服了人的一世。
  
   长风
   2002年7月21日 于哈尔滨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